「影像閱讀」課程心得(上)

學期一開始老師由紀實攝影角度切入,試圖拓寬同學們對攝影的認知與視野,從紀實攝影史的原始脈絡瞭解諸位攝影大師,可說是開了眼界。課程中有幾位攝影師令我印象深刻,亦有所啟發。例如以「決定性的瞬間」聞名的法國攝影家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他的影像除構圖及時間點精準外,其攝影角度的計算、光線的安排,以及畫面的張力,皆能充分掌握觀者的目光,每一件攝影作品除了蘊含歷史意義外,亦富有極高的美學價值,實在令人敬佩,謂之為「20世紀之眼」當之無愧。

再來就是幾位畫意派的大師,例如畫家出身的雷蘭德(Oscar Gustave Rejlander)和羅賓森(Henry Peach Robinson)兩位可以說是畫意派攝影風格的先驅。他們的作品使我聯想到當代一位攝影師David LaChapelle,他的作品多以編導式攝影,從模特兒姿態和表情加以排演,在攝影棚裡搭蓋精緻的室外場景。廣泛地使用照片合成和細緻的修片以取得「藝術效果」,有攝影界的達利之稱,每一件作品除了具有豐富的故事性外,亦蘊涵許多嚴肅的議題(如圖),是未來影像創作者可以學習的對象。

課程期間巧逢一年一度的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我們欣賞了以色列的兩部作品,快樂頌行不行(Play me Allegro - An Optimistic Borderline Story)和以色列女兵日記(To See if I'm Smiling)。前者以一位堅強而固執的的俄羅斯母親與她五歲的可愛女兒為紀錄對象,片中強悍的母親茱利亞堅持在戰火下也要給女兒一個快樂長大的童年,進而發動鄰里,提倡以巴和平的提議,充分展現母性保護女兒的決心和毅力,令人感動。而後者的內容則較為驚悚與殘酷,因為以色列是世界上少數有女子徵兵制的國家,故片中記錄幾位女兵口述初入軍隊的心情,到第一次上前線與面對傷亡的驚慌情緒。片中同時揭露了人性底層的邪惡面,是我們平常生活中難以想像的不堪,戰爭帶來的傷害,令人痛心。透過平面的紀實攝影,以及動態的紀錄片,已然發現「攝影」迷人之處不在只是美麗的構圖,亦具有對社會的關懷,對生命的尊重,以及追求和平、人性和祥和社會的功能。

從紀實攝影的照片中,不僅助於探索歷史的脈絡與軌跡,亦促使人類在面對許多媒體不曾曝光的事件,有深刻的警醒作用,這便是紀實攝影或者記錄片的價值。礙於課堂的時間有限,欲完整探索影像閱讀的每一個面向,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不過從老師開放式的教學,及同學們精采的報告中,已深刻體會影像越讀之樂趣,相信這就是所謂的教學相長。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