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董陽孜「對話」-大象無形

那天跟正哲在國美館遇到董陽孜現場導覽,我們像個好奇寶寶緊跟在後,邊欣賞作品邊聆聽她講述創作過程。

現場有人問董女士為何寫「大象無形」。她說:「有人問我對扁家洗錢案的看法,我回答:『大象無形,道德沒有一定的標準』,這就是我寫這字兒的原因。」

妙答,是智者。讓我想到今年系上畢業展主題也是「大象無形」,或許可用「設計沒有一定的標準」為視覺的設計方向。既然「大象無形」乃萬物萬像有形亦無形之意,海報的畫面可以是滿滿的英文,但遠觀或細看卻隱約可見漢字,這樣感覺一定很酷。可參考最近LV向Stephen Sprouse致敬的一系列作品,用文字塗鴉的風格,加上螢光色彩的運用,大膽的視覺風格,應該可以讓許多人眼睛一亮。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