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青年實作計畫之個案成效評核或影響力評估

一、青年團隊組成背景及投入的資源狀況分析

1.獲獎青年多具文案、企劃、設計方面能力及相關經驗

獲獎青年(計畫主持人)年齡層介於27~34歲的青壯年之間,有五成具研究所以上學歷(54.5%),大部分具有設計(平面設計、攝影、編輯等)、文案、活動企劃之專長,顯見具備上述專業能力之學習,有助於本計畫順利推動,尤其在社區溝通、田野調查、活動企劃、專案管理等執行面。
青年年齡調查結果

青年教育程度調查結果


2.青年參與社造經驗至少三年以上,較能掌握社區現況

有八成青年平均一個月超過半數時間居住於計畫執行地(87.9%),且已固定居住於計畫執行地時間1-5年者為多數(44.8%),其次為已居住超過20年以上(37.9%)。若無長住於計畫執行地之青年,每次至計畫執行地仍停留至少兩到三個禮拜的時間(15~21天)。有一半以上參與社區營造至少有三年以上時間(45.5%),其次為一年至二年(21.2%)、二年至三年(18.2%),一年以下為15.2%,顯見要能掌握社區問題、對社區有感,至少需在社區蹲點觀察或生活一年至三年時間。
固定居住於計畫執行地調查結果

已固定居住於計畫執行地時間調查結果

社造參與時間調查結果

平均每次至計畫執行地的停留時間調查結果


3.計畫多由計畫主持人搭配一至二位兼職人員協助執行

青年執行計畫所聘請正職人數(含計畫主持人)有39.45%為一人,33.3%為0人,大部分都有聘雇1~2位兼職人員協助執行計畫。固定人事成本有四成青年控制在獎勵金20%以下(42.4%),其次為41~60%(27.3%),以及20~40%。因獎勵金有限,除了已具有商業模式之組織或團隊外,青年在執行計畫時,人事費支出方面,盡可能控制在獎勵金20%以下,80%用於其他執行費用。

聘請正職人數(含計畫主持人)調查結果

聘請兼職人數(含計畫主持人)調查結果

固定人事成本佔計畫經費多少百分比調查結果


4.青年團隊於辦理活動時,可號召志工人數多為5~10人

青年在執行計畫,欲辦理各式活動時,願意經常性無償提供協助的協力夥伴至少都有5~10人(36.4%),其次為1~5人(21.2%),少數大型活動可號召至20人左右,顯見青年在社區皆有一定的基礎動員能力。
團隊活動可號召協力夥伴人數調查結果


5.青年團隊半數以上皆成立組織並具可獲利之商業模式

青年團隊有六成至七成已成立協會、工作室、公司或其他正式組織(69.7%),且具有獲利或盈利模式(63.6%)。主要獲利來源有一半以上來自於遊程導覽費用(60.7%),其次為跟計畫主持人專長相關的企劃或管理顧問費(42.4%)、文字或影像紀錄工作(39.4%)、商品設計販售(39.4%),接著才是空間營運(30.3%)、藝文展演票券(24.2%)及出版品販售(24.2%)。
團隊是否成立協會、工作室、公司或其他正式組織調查結果

團隊是否已具有獲利或盈利模式調查結果

團隊目前、未來預期的主要盈利來源調查結果


二、計畫執行地區面臨問題及執行期間狀況分析

1.青年計畫投入的社區,多為青年人口流失嚴重之地區

青年夥伴欲申請資源所投入的地區,有八成具青年人口流失嚴重之問題(81.8%),包含老街區、漁港、部落及偏鄉。例如周欣怡「安置機構與社區共好之漁光亮點發展計畫」的台南市安平區(漁光里、國平里、平通里);林書豪「正濱懷舊碼頭-藝術參與共創計畫」的基隆市正濱漁港;鄭雅嬬「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的宜蘭縣蘇澳鎮南方澳漁港;林子雯「走進部落kivala計畫」的屏東禮納里;彭仁鴻「巷弄尋『根』--文化柑仔店」的宜蘭頭城鎮老街區;張芸慈「八屋行啟-青年合作社」的雲林縣斗六市等地方。
青年外流是否嚴重調查結果


2.青年希望解決產業衰退、文資保存、人才流失等三大問題

青年計畫所投入的社區,首要想解決產業衰退問題(66.7%),其次為文資保存(63.6%)、人才流失(45.5%),以及環境爭議(18.2%)等問題。
青年申請本計畫想解決的問題調查結果


3.執行計畫過程中,經費不足及工作項目過多造成負擔

青年於執行本計畫期間,常面臨經費不足及工作項目過多(或指標太高)之問題,其次為第一次執行專案,經驗較不足,例如計畫書修正、合約擬定、週轉金準備等。除此之外,計畫時程太短,也是問題之一。其他包含地方政府辦理過多免費活動、工作分配與實際的人力資源吃緊,人手不夠等問題。

青年面對上述問題,皆表示這是整體結構性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需長期奮鬥。認為一年期的計畫本來影響的效果就有限,環境問題是長期抗戰無法短期之內被解決,但需要有人在在地紥根長期經營下去。人的經營需要花時間,志工的忠誠度無強制性,即使有簽署合作備忘錄,仍多有變數。文化活動的興衰往往跟全國、在地的執政策略相關,也需要在地的支持與培育才能逐漸累積,成為一個有機的共同體,並非一蹴可幾。
執行過程中遭遇挫折或瓶頸,影響預期目標之調查結果



4.青年藉由執行計畫,提升在地文化掌握度與溝通協調能力

青年在執行本計畫期間,認為個人成長面向最大的改變為提升在地文化掌握程度(84.8%)及增加與社區居民溝通協調的能力(78.8%),例如人脈連結、增加文化自信,更認識在地文化、增進田調能力、刊物編輯能力、擴展以及串連青年資源等。其次為實踐創業(57.6%)與社會創新能量(57.6%)等改變。

青年執行本計畫後,每個人皆有產生想法上的改變,對於人、事、物等關係或作法的認知也有不同,例如青年認清自己的身體狀況或擔任的角色;進入社區執行計畫,一開始會有些心急,或想要滿足別人對自己的期待,但隨著計畫的開展,慢慢地會開始調適自己的心態,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專心地做,量力而為;擾動是需要持續的,不論是展覽、或是創作都能增添彰化的創新元素,但這些都需要有持續性、也有更多空共空間的打開,讓更多元素能夠互相激盪;長期的在地經營有更多機會與在地有更多互動及合作,能有更多的信任及支持;加深對於自身文化的認同感等。
青年個人的成長或想法的改變調查結果



5.計畫執行後,有效提升居民對社區文化的認同感

青年透過執行計畫,成功擾動並提升居民對社區文化的認同感(75.8%),以及增加居民對議題的認同及重視。例如林書豪辦理藝術節增加地方參與和漁港轉型生活想像、藝術節參與人數(12天)200人以上、基隆青年組織、店家、政府單位、周邊單位(水產試驗所、台灣造船廠、和平島公園);楊萬利深知居民曾經經歷過緬甸軍政府的排華事件,對政府產生畏懼,但透過計畫居民對於台灣政府願意支付經費肯定緬甸街社區感到開心,進而認同團隊,從一開始不願意接受訪談,到最後願意接受訪談並且肯定團隊的存在;林子雯與彭仁鴻皆表示,居民看見青年計畫。會主動提供意見,並以實際行動支持他們舉辦的活動。
執行計畫前後,對地方主要帶來正面改變調查結果



6.青年認為執行本計畫有增加媒體報導效益及社群支持度

青年在執行計畫過程中,產生許多正面與非正面的效果,正面的如增加媒體報導效益(27.3%)、增加利害關係人及社群支持度(27.3%)。例如黃書萍表示,確實有不少媒體看見計畫,而給予採訪,也透過採訪讓更多人看見彰化,這也是初期未見的,因此在凝聚出的人數參與上超過原先預期。

非正面的則有計畫定位或團隊方向較難掌控(24.2%)、多數社區居民仍舊無意願參與(12.1%)等問題。例如汪兆謙提到,由於嘉義地區的文化成長脈絡,在地的社區長輩對於藝文活動的接觸有距離感,加上沒有藝文消費習慣,只要活動/演出不是免費,就很難匯聚;徐宏愷表示,大家都覺得藝文是免費的,曾經有人說為什麼要花錢參加我們的活動等。
執行過程中產生不可預期的效果調查結果



7.青年仍願意持續執行類似計畫

雖然青年在執行計畫時,面臨許多不可預期的狀況發生,但對於持續執行類似計畫的意願程度依然偏高,顯見本計畫對於青年的在地實踐過程,仍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持續執行類似計畫的意願程度調查結果



三、由分析結果對本計畫提出的建議

1.改善公私整合效率,有效提升青年實作績效

青年透過本計畫進行自我實踐,投入社區、村落、部落地區環境發展等在地議題,在公部門公文或計畫書修正往返曠日費時影響下,與私部門(青年團隊)做實事、搶時效的處事態度有所差異,致整合不易。業師高雅寧老師於結案報告書提到:「建議少一點書面工作,實踐過程更多的是行動,而非文字工作。例如:部裡花很多時間與計畫執行者在修改計畫書,我個人比較懷疑這方面的效果。」

不過因為青年對於改善村落、社區、部落或資源弱勢地區的熱情和毅力,時刻展現創意與社會創新的能量,亦讓許多困難迎刃而解。因此,若加速行政效率問題,減少公私整合難度,相信更能有效提升青年實作績效。

2.加強各地青年連結,共同解決計畫推展困境

許多業師皆建議青村得獎者宜建立社群交流網絡,讓關心青年參與社會行動脈絡發展的同好可以持續交流研討。業師藍美雅老師於觀察報告中表示,連續幾年來在全國各地累積的數百個青年村落文化行動計畫的經驗與知識,可以成為區域(跨二三個縣市)人才的串流者,或許可以讓較資深的青村來操作一些邀請學弟妹的聚會,透過互相陪伴與共學一起發展出更多行動計畫。業師藍美雅也建議,可邀請資深青村獲獎人成為區域聯繫平台。因此,辦理經常性的聚會(定期或不定期),透過經驗交流,彼此分享資源,共同解決計畫執行期間所面臨的各種問題,包含第一次申請計畫之青年夥伴、青年在計畫定位或團隊方向較難掌控等問題。

3.強化社會大眾認知度,擴大社會影響力

青年執行計畫期間,除了計畫定位或團隊方向較難掌控外,遭遇最大問題為多數社區居民仍舊無意願參與。因此,為增加利害關係人及社群支持度,主辦單位應著手提升社會大眾對此計畫的關注與認知是最為重要的。因為社會大眾是最直接影響青年實作計畫的人,唯有將計畫精神及價值等觀念發揚起來,能最根本、有效的改善整個社會大環境,才能擁有更長遠的發展。

4.業師針對獎助輔協機制、金額與審查機制建議可再調修

針對機制面,業師陳育貞針對機制性建議中提到,獎助一人、一個團隊,或一人加上一個團隊,會影響獎助成效,且三種類型的輔導與協助機制應有不同。業師吳儷嬅也提到,文化部面對青年創業維運課題、青年創業與公共事務(社區營造)如何連結,除了業師陪伴機制外,建議可有其他因應之道;例如:企業媒合、跨域交流、主題式研修等,協助青年發展。

業師楊勝堯提及,青村計畫做為一種獎勵性質的投入,建議遴選時需要突破機關多年傳統的資源分配習慣。業師吳茂成更提及,值此政府推動地方創生之際,實應從青年文化村落行動經驗,進行個案分析,找出不利於青年的制度與政策,加以調整,營造有利青年歸鄉的環境。業師賴冠羽則建議,案子審議時能將未來可以「延續性」做為主要的評量之一,避免案子一結束,所有的成果又重新歸零,甚至可鼓勵成功的案例能轉型成可以持續發展的計畫。對於青村計畫無論轉型成社區營造、社會企業或是地方創生都具有實際的影響力。

針對獎助金額面,業師蘇瑤華亦提到,雖青村以個人作為獎補助標的,為文化部較突破的作為,但囿於傳統藝文補助不補人事費用,或因青年以業務經費優先,因此許多獲獎青年常在人事費短編的狀態下苦撐,使該計畫未能具體落實嘉惠獲補青年。業師張騰元提及,關於計畫金額核定之增刪,最後結果若與原計畫之金額有較大落差時,建議載明該補助類項,以提供提案者修改計畫的方向,以避免日後提案者捉襟見肘之憾。


四、結論

從青年自評表、訪視紀錄表,以及委員觀察紀錄及建議事項等內容綜合評估後發現,本計畫獎勵金雖未能完全支應計畫書的工作項目(KPI),亦不無小補。多數青年團隊已具有可獲利之商業模式,藉此來補足計畫經費不足之窘境。在人力支援方面,盡可能運用青年自己建立的社群網絡,或號召社區居民共同參與,以降低人士負擔。青年們對在地知識、文化及社區掌握度相當高,所致力要解決的問題皆差不多。唯獨青年在面對獎勵金應用的制度設計上,仍有許多困難待解決。例如青年提到補助不能因為在地方穩定後,在獎勵金上逐年遞減,希望委員及部內可以在獎勵配比上,看出每個地方執行青年的努力及用心經營部份,如果獎勵補助有幾年限制,應訂出一個公平標準獎勵金機制。